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新闻 >> 高鑫,自制灯笼,奥克斯-摩尔搜索-ai技术-vr视角-国际顶尖团队组成的搜索团队 >> 正文

高鑫,自制灯笼,奥克斯-摩尔搜索-ai技术-vr视角-国际顶尖团队组成的搜索团队

2019年11月09日 23:54:38     作者:admin     分类:推荐新闻     阅读次数:280    

韩国女明星雪莉(本名:崔真理)离开了。

昨天下午消息传开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敲出一连串问号而不是其它,因为都不敢相信。

毕竟在这之前,关心她的粉丝接收到的是“将以模特身份展开活动”的讯息,11月的到来令人期待。

受IU邀约去客串了《德鲁纳酒店》,剧收视很高,雪莉也收获了很多好评。

而吃瓜群众记得的是另一些,比如“真空”比如过于前卫的造型。

但她在综艺节目上好好地回应过,说这样穿身体很舒服,希望各位对这件事不要有任何偏见——当时有夸她酷的,有还是接受不了的,可是雪莉本人的确没打算逃避。

所有人都觉得她很好,那么年轻、那么漂亮、那么有钱……怎么会?

可几十分钟后,死讯被确认了,我们眼睁睁看着她相关的所有页面变成一片黑白。

雪莉的离开其实是原因未明的。

最早发现她出事的是经纪人。13号下午6点半左右和雪莉打完最后一通电话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之后出于担心而来到她的寓所,结果发现她已经死去。

经纪人随即报警,警方介入后确认雪莉已经死亡。

警方推测她是自杀,因为雪莉平时是一个人住的,封锁她位于京畿道城南市寿井区的住宅并排查后,得到了“没有发现外部侵袭痕迹”的结果。

正式遗书是没有的,雪莉平常会写写日记,警察在最后一张上发现了告别的相关内容,但涉及到隐私等相关问题,不能对外透露。

也因为死因不明确,雪莉的亲属同意了警方对其进行尸检的请求。

事件最怕悬而未决,旁观者有太多可咀嚼空间,而且各有各的道理,不能彼此说服。

雪莉的离开也是,原本看似平静的社交网络上因此被突然撞击,露出了龇牙咧嘴的本来面目。

昨天下午铺天盖地都是“雪花论”,微博还推了个热搜。

因为雪莉的经纪人跟警方传达了雪莉患有严重抑郁症的情况,媒体也将这一基本事实加以公布了。

网友们很快联想到9月中旬时,雪莉和朋友直播时被邻桌自称是粉丝的年轻男性偷拍而被吓得缩到桌子底下去的场景。

当时网友们是不理解的,觉得怎么会恰好有人认识,她反应怎么又那么大?

之前雪莉亲口说自己有社交恐惧和惊恐证,也有很多人不信——一个那么喜欢在Instagram上发照片、积极地开着直播参加着活动的女明星怎么会社交恐惧呢?

“真恐惧就在家待着不要出门,就关掉你的Instagram账号”“赚那么多钱还这么娇气”……虽然听起来很残酷,甚至残酷到有些血淋淋,可很多人在面对名人自我剖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反应。

但现在再来看,漂亮的有钱的有名气的也是人,也会生病,没什么不对。

在巨大的后果面前,我们才会真正被触动、去反思,自己以前轻飘飘的话到底是不是不可承受之重,有没有一些求生的意志是发出来但我们忽略掉的 。

于是顺着一路考古,找到了去年她在个人综艺《真理商店》说觉得很多人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自己的画面,“观众朋友也请疼爱我一些吧,记者们请疼爱我一些吧。”

混合着忏悔、惋惜、心碎或是其它什么情绪,有人开始想着雪莉是不是受不了恶评之苦才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的。

可能也有很多明星由雪莉想到了自己,抒发了“拒绝网络暴力”或者“请多一些温暖”的感想,所以“雪花”瞬间飘满了社交媒体,大家都在主动或被动地反思着自己的言行。

△放一篇炎亚纶的,因为他并不是单纯地“盖章”,而是说自己希望大家留言时不要那么轻飘飘,不止是对“死”还有对“生”

之所以说“被动”,是因为我也收到了。

不止是中国有,韩国也有。

韩国网民今天发起了一项活动,是去优化雪莉相关词条,因为昨天噩耗传来时,大家发现她的名字后面跟着的还是很多不知所谓的关键词,和之前的恋情、“放飞自我”有关,还有些根本就是谣言。

所以大家齐心协力地把“雪莉我爱你”这些话给刷了上去。

也有演艺界人士表示,雪莉曾经要求SM公司应对关于自己的恶评,但追查到发布恶评的人使用了海外IP,难以具体查处和实行,因为也就没了后文。

对此韩国网友也发起了请愿,要求政府修改法律来加强对网络恶评者的处罚力度。

这次大家讨论雪莉应对恶评时用到了很多综艺节目的截图,大多今年6月开播的《恶评之夜》。

这档节目就是让当事人直接读出恶评并作出回应的,和欧美明星读推文、国内的《瓣嘴》性质相同。

本来昨天雪莉应该参与这档节目新一期的录制,但没有结果了。

已经录好的原定在18号播出的节目要停播,相关预告也都删除了,韩国网友希望可以废除这样的节目。

但也有人觉得“网络暴力是害人主因”这句话本身才是带节奏,因为近些年有太多韩国明星选择以自杀的方式来告别这个世界了,当中必有内情,为什么不查查公司呢?韩国警方真的可信吗?

两方的争论经过一天一夜的发酵已经白热化了,顺延着雪莉离开而产生的东西变成滔天巨浪,可是关于她本身的呢?在讨论的时候有被尊重吗?

雪莉所属的SM公司在死讯公开后几个小时发布了正式声明,恳请大家不要再进行谣言散布和猜测性的报道。

告别式本来是不公开的,吊唁者也不希望接受采访——这是演艺界首次正式表示不会公开遗照等葬礼相关的所有程序。

今天公司又突然宣布会另设吊唁场所,让粉丝们可以和她告别。

离开总是一种警醒。

同样患有抑郁症的、经历过网暴和身边人背叛的雪莉好友具荷拉,今天Instagram直播跟粉丝报平安,说着说着就哭了。

但她也说了会连同雪莉的份儿好好活下去。

从SM离开的也呼吁公司们可以加强对艺人的精神关注和管理,不要再让悲剧发生。

处理建设性的意见和惋惜,其它暂时无意义。

就像崔雪莉大吧今天发的微博,还有很多喜欢雪莉很多年还打算要去看看她的粉丝所说那样,真正很喜欢很喜欢她的人,现在恐怕很难有更多情绪了。

怜惜她走得那么早、背负得那么多,感慨自己为什么没能抓紧时间见见她、告诉她“你很好,我喜欢你”,顺便希望这个美好的姑娘可以下一世拥有不一样的生活。

没有进过SM,没做成南韩娱乐圈的小公主,没有这么多粉丝和关注,但她可以幸福平安地过一辈子。

附录一段话,是昨天看到消息本来想发的,但怕发出来被觉得是蹭热度或者“不配”,最终还是留在了草稿箱,今天附在文后也算是一种分享:

前些年我看问题是很极端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存在任何中间地带。这种极端放到生活里,就成了一种“绝对”,绝对的理想化和想当然。

2017年年初,有个认识多年的基友跟我说,她辞职了,因为得了抑郁症。我总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才对,所以我回复她,“想要倾诉就跟我说”。那段日子里我接受了大量的负能量,铺天盖地的,只对我而来,但并不针对我。

我知道了这个朋友在确诊后有大半年没开过卧室的窗帘和灯,她习惯黑,但很少闭眼入睡。她偶尔会安慰我,说自己比重度患者要好一些,可是又会告诉我,熟练打出一大串“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时候其实是面无表情甚至掉眼泪的。

有时候我也受不了那种喋喋不休和怨天尤人,试探性地问她有没有吃药,她会突然勃然大怒,说她不吃药,“你也觉得我可以不吃药的,为什么又来问”?慢慢地我也被磨没了脾气,磨出一种警觉,只要发现对话中出现任何尖锐点,就马上把话题别过去。

在这位朋友挣扎崩溃的时候,我们所在那个群里的其他人都没察觉出她和我有任何异样。

我一直觉得劝她“凡事想开、不要钻牛角尖”就是好的,也总是希望她可以尽快恢复展开新生活。直到那年暑假快过完,我和另一位朋友去看了《海边的曼彻斯特》——排片不多,不大的场子里坐着的是冲着影帝男主来的观众。

影片快结尾的时候,我本来以为男主要走出困境了,但是他前妻的出现把一切又推回到原始状态。两个多小时很快过去,颓丧的依旧颓丧,没有任何改变。

散场后我跟那位得了抑郁症的朋友说,“对不起”,因为我没有想过这种“要好起来”的“祝福”可能会造成她的负担。她当时还用轻松的语气回复我说没事,又不是吃不下饭了,可是后来还是很认真地跟我说“谢谢”,谢谢始终有人是在意她的情绪而不是表面的秩序的。

两年多过去,这位朋友好了不少,也找到工作上起了班。我们现在依旧聊明星聊影视剧,但当初那段对话给我的影响还没消退。

我比以前平和了,说什么我都不在意,写东西也尽量不带太多情绪——当然没能做到绝对温和绝对中立,成年人的改变并不容易,主观问题哪来不偏不倚。只是这两年对上任何提到“抑郁症”或者相关问题的报道,我会格外小心。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

除非特别注明,本文『高鑫,自制灯笼,奥克斯-摩尔搜索-ai技术-vr视角-国际顶尖团队组成的搜索团队』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平台、QQ空间以及其它朋友推荐等,非本站作者原创。 本站作者admin不对本文拥有版权,如有侵犯,请投诉。我们会在72小时内删除。 但烦请转载时请标明出处:“本文转载于『摩尔搜索-ai技术-vr视角-国际顶尖团队组成的搜索团队』,原文地址:http://www.moe-search.com/articles/5419.html